书朋网 > 玄幻小说 > 温意 > 第40章 时光不及你情长
    佟卓桡这辈子没有这样兴奋过。

    连脚上的神经都好像是兴奋过度一样,油门一踩到底,疯了一样向机场狂奔。

    他脑海里有千言万语想对温意说,但又害怕一见到温意就忘记自己到底有什么话想对她说。

    到机场一共只花了十五分钟,飞一样的速度,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要吃多少罚单,吊销多少次驾照才够“赎罪”,但佟卓桡早就管不上。

    他飞快地朝秘书发给他的航班那里冲刺。

    他想第一个看见她,更想让她最先看见自己!

    离航班越近的时候,佟卓桡的步伐就越沉重。他有多期待见到温意,就有多害怕见到温意。他期待见到她,见到一个健康美丽的温意;他害怕见到她,害怕她一旦看见他就催着要离婚,更害怕她搂着席城的臂弯笑眯眯地看着他。

    种种情绪涌上心头,像是月夜潮起潮落,生生不息的。

    接机口涌出来一批接着一批的乘客,佟卓桡站在人群的最后面,紧张地用视线寻找温意。

    人群慢慢疏散,温意还没有出现。

    佟卓桡的心像是提到了嗓子眼,慌张得已经说不出话。

    忽然之间,稀松的人群里猛然出现一抹清新亮丽的身影,戴着一顶鸭舌帽,白t,牛仔短裤,休闲鞋,身上没有一点配饰,看上去像个还没入社会的大学生。

    帽檐压得低,佟卓桡只看到了她的下巴,但他无与伦比地确定,这是温意,这肯定是温意!

    在那个不知道是重生还是梦境的七年里,他像个偷窥狂一样观察过她的一切,他哪怕只看见她的耳朵、她的眼睛,他都能在千万人群中找出温意。

    佟卓桡怔忪地看着她,看着看着,眼眶就湿润了。

    她似乎没有头发了,应该是为了化疗掉光了头发。曾经那一头海藻般柔软长顺的头发,忽然之间都不见了。

    某一个瞬间,像是有人在空中无声地打了个响指,吸引着两个人的目光相撞在一起。

    烟花绽放一次,是五秒钟。

    佟卓桡走到温意跟前,也只需要短短五秒。

    这五秒,于佟卓桡而言,不仅仅是在他生命中开出了烟花,更像是在他生命中注入了阳光、水和空气这一切赖以生存的因素。

    佟卓桡嘴唇因为激动和难以置信而不停地嗫嚅颤抖着,想说点什么却又说不出来。最后他僵硬地张开双臂,缓缓慢慢地把温意抱进怀里。

    越抱越紧。

    就好像要把温意整个镶嵌到他身体里去一样。

    好像这样的力道才能让他确定温意是真实存在的。

    佟卓桡低下头,似乎是不想让别人看到他。很快,温意感觉到自己的肩头上热乎乎的液体蔓延开来,一点点灼烫她的皮肤,她微微怔住,许久才嘴角稍微绽放出一点笑,“佟卓桡……”

    这三个字让佟卓桡像是出现幻听了一样,他茫然了会,才稍微直起头,额头与温意的额头相互顶住,感受她真真实实的体温。

    他唇齿间的气息喷在温意脸上:“温意……”

    “嗯……”

    “温意……”

    “诶……”

    “温意——”

    “……”

    “应我。温意。”

    温意眼睛也热烫了,她闭着眼,用额头轻轻摩挲佟卓桡的额头,低低道:“我回来了。佟卓桡。”

    我回来了。双关语。

    从那个重生的世界回来了。

    或者说,从国外回来了。

    闻言,佟卓桡终于再也忍不住,他低头,双唇紧紧压下去,吸|吮、亲|吻温意的两片嘴唇。那力道,就好像要把她吸食入腹一样。

    一直到温意喘不过气了,佟卓桡才停下来,他紧紧抱住她,“我怕你再也不回来,我怕我再也见不到你。我总害怕那一次重生是我一个人做的梦,我害怕你不会从那个重生世界回来,还好,温意,还好我还有机会见到你……”

    温意抿唇,笑了笑,“什么重生,我听不懂?”

    佟卓桡先是一怔,但看到温意嘴角的笑意,才恼羞成怒,“你明明知道的!”

    温意弯了弯嘴角,说:“听说我和你一起躺了整整七天,也许那根本不是什么重生,那只是我们一起做的一个梦罢了。我很感谢有这个梦,让我意识到活下去多么重要,所以那天我醒了之后就出国去治病了,虽然过程很痛苦,但总算熬过来了。”

    “就算那是一场梦,我对你的心意,我对你的歉意都是真的。我对你说过的话也都是真的!”

    温意还是微笑,“我知道。”

    “那你……那你为什么醒来就走,没有告诉我,也没有让我陪你一起?”

    “因为我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如果治不好,那就当我做了场梦,没有从梦里醒来;如果治好了……你就能看见现在的我了……”

    佟卓桡看着眼前自己心爱的女人,心里一阵酸涩。说到底,她还是无私,她宁可让自己承受所有的痛苦孤单,也不愿意让她爸妈甚至都不愿意让他担心……

    他爱的这个傻女人啊……

    就当佟卓桡心里感慨万千时,温意忽然从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递过去,“诺,签了吧。”

    佟卓桡低头一看,震惊又失望道:“你……决定了,还是要和我离婚?”

    温意轻描淡写地点点头,“当然。”

    佟卓桡心绞紧一样的难受,接过离婚协议书,沉声,“只要你想,我都答应你。我会签的。”顿了顿,他惶恐一样看着她,“你是不是和席城……”

    温意像是知道他要说什么一样,很快打断他,“没有。”

    佟卓桡心里松了口气,他试探性地问:“那我……还有机会吗?”

    温意对上他希冀的目光,冲他轻轻笑了,皓齿明眸,说不尽的明媚好看,“佟卓桡,我给你机会,你重新追求我,如果你打动我了,我们就复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