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朋网 > 玄幻小说 > 长生仙帝 > 第三千七百三十七章 凤鸣公主
    今日的飞雪城,城外大雪纷飞,冰天雪地。

    城内因为有护国大阵的遮盖,所以并没有下雪。

    但这内城之中,却依旧冰寒。

    不过对王宫而言,这一切都是浮云。

    沸腾的地火,被阵法牵引,透过特定的管道,覆盖所有的宫殿。

    就连这宫廷之间的地面,都美欧丝毫的积雪。

    大红灯笼,高高挂起。

    自东宫而出,一群敲锣打鼓的队伍,正一路朝着奉凤鸣宫而去。

    凤鸣宫,此乃昔日大河王朝时期,一位叫做凤鸣公主居住的‘地’方。

    凤鸣公主极为美丽,乃是大河王朝的第一美女。

    她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聪慧而天赋卓越,深得臣民的爱戴。

    就连远在天火山域的几个大国之主,也对凤鸣公主倾慕不已。

    但可惜的是,凤鸣公主什么都好,唯独没有一个好父亲。

    因为她的父王,乃是大河王朝最后一个王。

    身为亡国之君的女儿,在大河王城覆灭那一刻。

    在新生的飞雪国中,也不知道有多少强者,想要染指凤鸣公主。

    但可惜的是,城破的那一刻,凤鸣宫大火沸腾。

    那位美貌绝世的凤鸣公主,至此消散人间。

    有人说,凤鸣公主不甘心受辱,自焚于凤鸣宫。

    也有人说,凤鸣公主修炼有成,破空而去。

    传说众多,但任谁都知道,公主已经消逝。

    那些传说,只是让人追忆,昔日的美好罢了。

    战无双建立飞雪国后,出于对凤鸣公主的爱慕,以及尊敬。

    战无双留下组训,战家后辈子孙,都不得入主凤鸣宫。

    这的一草一木,至飞雪国建立开始,就被一代代的保存下来。

    哪怕时隔万年之久,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已经仿佛万年以前的模样。

    而因为一直都人打扫和保洁,这里并不显得陈旧。

    但今日,凤鸣宫却迎来了一个全新的主人。

    “恭迎月公主!”

    凤鸣宫的大门口,众宫女纷纷屈身行礼。

    身为月公主的唐月遥,却面如表情。

    如同一个傀儡人,又如一尊寒冰雕塑。

    她就这样被两个宫女左右扶着,木然的踏入凤鸣宫。

    唐月遥如木偶人般,任凭宫女对自己梳妆打扮。

    很快的,大红新娘袍,被披在身上。

    头戴凤冠。

    丹青、朱砂……胭脂!

    在一个老宫女的精心伺候下,古铜镜子中的唐月遥,倒映出唐月遥的绝色容颜。

    “月公主真是天姿国色,姑苏公子能迎娶您,那真是三生有福。”

    “我看啊,就算当年的凤鸣公主,号称美貌绝世,也无法和月公主比呢。”

    众宫女议论纷纷,无不惊叹。

    “混账东西,这里如今是月宫,不是凤鸣宫!”

    “你竟敢在此地,提那亡国公主,来人,拖下去斩了!”

    老宫女勃然大怒,指着那嬉笑的小宫女,一声怒喝。

    立刻有两个膀大腰圆的中年宫女走过来,拖着小宫女就要出去。

    “月公主饶命,我……我无心之言。”

    小宫女脸色大变,拼命挣扎。

    但两个中年宫女一脸漠然,根本不理睬。

    “住手!”

    一直冷漠的唐月遥,忽然一声娇喝。

    但这两个宫女,依旧不理睬。

    她们拖着小宫女,继续往外走。

    “容嬷嬷,让她们住手。”

    唐月遥望向老宫女。

    这叫容嬷嬷的老宫女,低着头,居然假装没听见。

    唐月遥气笑了。

    她被慕容彦君暗算,打入寒冰地宫,精神气严重受损。

    但这跟随慕容彦君多年的老宫女,她真觉得自己好欺负?

    锵!

    一道剑气闪过,两颗大好人头,瞬间落地。

    鲜血染红了大地!

    那两个失去头颅的宫女,有往前走了几步,这才轰隆倒地。

    “多谢月公主,多谢月公主。”

    小宫女赶紧跪地磕头。

    “来人,将这小‘贱’人,拖出去活活打死!”

    容嬷嬷丝毫不给唐月遥面子,指着小宫女一声大喝。

    立刻又有两个宫女走出来,杀气腾腾。

    “难道本宫说的话,尔等听不懂?”

    “本宫不喜欢杀戮,尔等若不停命令,休怪本宫剑下无情!”

    锵!

    唐月遥玉手流转,一把流光璀璨的长剑,瞬间出现在手中。

    连天剑!

    唐月遥虽修为大损,但就算不催动文气,也可以轻松斩杀这些宫女。

    “月公主,您这是逼老奴对您垂手?”

    容嬷嬷目带冷笑,就要出手。

    容嬷嬷是慕容彦君的奶娘,神的慕容彦君的信任。

    这深宫中的宫女,慕容彦君的妃子,哪个敢忤逆容嬷嬷?

    就连慕容战那样的未来储君,都对容嬷嬷敬畏三分。

    区区一个唐月遥,容嬷嬷还真不放在眼中。

    啪!

    然而容嬷嬷话音刚落,脸上瞬间挨了一巴掌。

    “唐月遥,你……你敢打我?”

    捂着火辣辣的脸,容嬷嬷惊怒交加!

    啪!

    又一耳光落下。

    噗嗤!

    只打的容嬷嬷口吐鲜血,门牙都碎了两颗。

    “给我打死这小‘贱’人!”

    容嬷嬷勃然大怒,眼中满是怨毒。

    密密麻麻的宫女,提着大刀冲过来。

    一个个杀气腾腾。

    “谁敢放肆!”

    “尔等都奴婢,我才是主人,若是尔等敢以下犯上,舅舅岂能饶你们?”

    “容嬷嬷,你真以为仗着舅舅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

    “我乃舅舅封的公主,你却辱骂我,还直呼名讳,按律,你当诛揪九族!”

    指着容嬷嬷,唐月遥语气平静,说大话却非常凌厉。

    容嬷嬷脸色大变。

    她自然明白,无论慕容彦君多宠信她。

    说到底,她只是个奴婢。

    奴婢敢反噬主人,此乃大忌讳!

    无论在哪国哪朝,容嬷嬷都不会有好下场。

    “公主,我……我错……”

    啪!

    容嬷嬷话还没说完,脸上又挨了一巴掌。

    “贱婢,本宫训话之时,谁让你说话?”

    啪!啪!

    唐月遥连续十几耳光甩过去,容嬷嬷口吐黑血,直接晕死在地上。

    “将这贱婢拖出去,扔到宫外去!”

    唐月遥一声娇喝。

    “这……”

    众宫女面面相觑,却无人敢行动。

    “我来!”

    差点被容嬷嬷害死的小公主,赶紧将容嬷嬷托起,如死狗般扔到了宫外地面。

    “你叫什么名字?”

    唐月遥语气柔和,笑着网校小宫女。

    这一笑,竟如山花灿烂。

    一笑,仿若倾国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