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朋网 > 穿越小说 > 贞观憨婿 > 第264章气的心疼
    第264章

    那些国公们很郁闷,韦浩可是给了他们赚钱的机会的,但是他们抓不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谁家不缺钱啊,就是李世民都缺钱,现在有钱送给他们,他们都不赚。

    “回去老夫要狠狠收拾他,兔崽子!”房玄龄此刻咬着牙说道,其他的国公也是握紧了拳头,

    而尉迟敬德很得意啊,自己条件要比他们好一些,毕竟,自己只有两个儿子,但是谁也不会嫌弃钱多不是,

    另外李靖也高兴,自己女婿有钱不说,现在还带着自己儿子赚钱,虽然说,自己是没有钱的压力,真要是缺钱,韦浩肯定会借给自己,但是自己也希望多弄点钱,给老二多置办一些产业,让老二说的舒服一些。

    而其他的国公可是握紧了拳头,他们此刻很郁闷的,不

    过,最庆幸的就是李孝恭和李道宗了,还好自己当初知道聊这个事情,要不然,这个钱就从自己手上溜走了,现在好了,一年多了三五千贯钱,也能够减轻自己很大的压力。

    “好了,不说这个砖的事情了,你们也别弹劾砖的事情,有什么弹劾的,人家靠的是本事,也没有偷也没有抢,也没有逼着那些百姓买,此时弹劾,朕驳回,不像话!”李世民看着那些大臣说完了,就盯着尉迟宝琳问道:“慎庸呢,现在天天在砖坊那边吗?”

    “没有,见不到他的人,砖坊的事情,都是我们在拿主意!”尉迟宝琳摇头说道。

    “嗯,这个兔崽子,王德!”李世民听到了,气的骂了一句,想着这小子肯定是在家里睡懒觉,现在都已经变热了,他还不出发。

    “小的在!”王德马上站了起来。

    “去韦浩家里,就说朕要见他,让他到甘露殿来一趟,中午就在立政殿用膳,他母后也很久没有看到他了,说有点想他!”李世民对着王德说道。

    “是,陛下!”王德马上出去,安排人去喊韦浩去,下朝后,李世民就回到了书房这边,而房玄龄此刻恨不得现在就回家,收拾他们一顿再说,想想他心里就堵得慌啊。

    而在韦浩家里,韦浩起来后,还是在画图纸,等宫里面的太监来到韦浩府上,要韦浩前往皇宫那边。

    “父皇有事情吗?”韦浩看在那个太监问了起来。

    “回夏国公,陛下说,皇后娘娘想你了,让你去立政殿吃午饭,另外,要你先去一趟甘露殿!”那个太监对着韦浩说道。

    “哎呦我现在忙死了,哪有那个时间啊,好吧,我过去!”韦浩说着就带着手上未完工的图纸,还有带上尺子,自己做的圆规,还有钢笔就准备前往皇宫当中,心里也在想着,李世民找自己干嘛,自己现在忙着呢,很快,韦浩就到了甘露殿。

    “你还知道来啊,你自己说,早朝你请了多少假了?你干嘛在家里?”李世民看到了韦浩过来,就坐在那里,盯着韦浩不满的问了起来。

    “我忙着呢,我天天除了练武就是做事情,累的我都胳膊疼!”韦浩站在那里,盯着李世民不满的说道。

    “忙什么啊?忙着睡懒觉?”李世民哪里会相信啊,就他,还忙着呢。

    “父皇,你这就让我伤心了,我不要忙着铁的事情啊?你以为我去了我就能够把铁矿变成铁啊,我还有那个本事啊?父皇,你到底有事情没有啊,没有我忙了,等会我还要去立政殿看我母后去!”韦浩站那里,很不爽的对着李世民说道。

    “呀,忙铁的事情,来,和朕说说,忙什么了?”李世民一听,笑了,压根不相信啊,就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父皇啊,你到底有没有事情啊?”韦浩很无奈的看着李世民问道,李世民一听,他居然不耐烦了。

    “兔崽子,好好跟父皇说话,忙什么了?”李世民盯着韦浩骂道。

    “那你自己看吧!”韦浩说着就坐了下来,把图纸,尺子,圆规房子桌子上,展开图纸,开始盯着图纸看了起来。

    “诶?”李世民一看这样,来兴趣了,马上就从自己的书桌前下来,走到了韦浩这边,一看那张图纸,懵的,这个是什么玩意,但是他知道,这个是图纸,工部的图纸他看过,不过就是没有韦浩的详细。

    “父皇,给两张白纸呗,我要计算一下!”韦浩抬头看着李世民说道,李世民一听,马上从自己的书桌上面抽出了几张白纸,递给了韦浩,韦浩则是开始计算了起来,

    但是韦浩的计算,让李世民完全不懂,现在李世民也知道阿拉伯数字,也认识加减乘除的符号,但是,还有很多符号他不认识,想着韦浩是不是故意骗自己才弄出这么一出出来,

    但是一看韦浩一脸严肃的在那里计算着,最后算出了数字后,韦浩就开始拿着尺子,开始在图纸上画了起来,还做了标记,李世民想不明白的是,这计算出来的数字和图纸有什么关系。

    韦浩画的非常认真,让李世民都不舍得打扰了。

    “陛下,吏部尚书高士廉求见!”王德进来,对着李世民说道,之前吏部尚书是侯君集,年初的时候,高士廉接任了吏部尚书的职务。

    “嗯,有请,告诉他,小声点说话!”李世民看了一下韦浩,接着对着王德说道。

    “是!”王德马上出去了,还特意交代了高士廉。

    “你是说,慎庸在里面,干嘛啊?”高士廉不解的看着王德问道,韦浩在里面,也不用说要小声说话吧。

    “小的也不清楚,是在干活,但是具体做什么就不知道了,陛下特意吩咐的,你等会就小声说话就好!”王德继续对着高士廉说道,

    高士廉点了点头,很快,就到了书房这边,高士廉首先看到了就是韦浩坐在那里画东西。

    “陛下,这个是民部官员最近拟补充的名单,陛下请过目,看是否有需要删减的地方!”高士廉小声的掏出了奏章,对着李世民说道。

    “哦,监察院对这些官员出具了调查报告吗?”李世民开口问了起来。

    “回陛下,出具了,优秀的我都是排在前面,良的我都是放在后面,之前我们给了监察院名单,被他们删掉了一半的人,很多人都是评级为差!至于为何差,臣就不知道了!”高士廉立刻说了起来。

    “嗯,朕看过报告,你们推荐考虑的名单,有很多都是任期未满,而且他们在地方上的风评一般,还有就是,监察院调查发现,他们当中,有很多人已经和世家走的非常近,甚至成了世家的女婿,从世家当中领取好处,朕说过,民部,不能有世家的人,所以才把他们剔除了出来!”李世民拿着奏章仔细的看着,确定没有世家的人,李世民就拿起了自己的朱砂笔,开始批注着,批注完了后,就交给了高士廉。

    “陛下,那臣告退!”高士廉也没办法多待,想要和李世民说话,可是现在韦浩在,也不知道他在画什么,

    等高士廉走了后,李世民再次到了韦浩身边,看着韦浩画图纸,但是看不懂啊。

    “慎庸,慎庸!”李世民看到了韦浩好像画完了一部分,就喊着韦浩。

    “等一下,我画完这点,要不然忘记了就麻烦了!”韦浩眼睛还是盯着图纸,开口说道,李世民自然是等着韦浩,他还是第一次见韦浩如此认真的做一个事情,就这点,让李世民非常满意。

    “呼,好了,最关键的地方画完了!”胡浩放下钢笔,呼出一口气,钢笔啊,就是怕画错,韦浩动笔之前,都要在脑袋里面算好几遍,同时在草稿纸上画好几遍,确定没有问题,才会移交到图纸上面,想到了这里,韦浩想着该弄出铅笔出来了,要不然,画图纸太累了!

    “慎庸,你画的是什么啊?”李世民指着图纸,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炼钢厂的设备,父皇,你不懂!”韦浩开口说了起来。

    “钢?你说铁啊?”李世民开口问了起来。

    “钢是钢,铁是铁,当然,也算一样的,但是也不一样,算了,父皇,我给你解释不清楚!”韦浩一听,马上对着李世民强调着,接着无奈的发现,好像和他解释不清楚。

    “嗯,那就不用解释,那个,什么时候能出发啊?图纸画完了吗?”李世民和颜悦色的说道,他现在知道,韦浩是真没有闲着,是在家里琢磨铁的事情,这点就让他非常满意。

    “估计还要五六天,还差几张图纸,另外我还要列出清单出来,那些物资父皇你可需要给我准备才行,另外,那些工匠你也要给我,父皇放心,之前儿臣说200万斤,那是最少的,搞不好就是2000万斤,保证让你用不完,我听说,世家那边也控制着铁,是不是?”韦浩笑着对着李世民说道。

    “嗯。那没办法,私贩盐铁是死罪,但是,朝堂铁的产量有限,百姓还需要铁,朕能怎么办,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看现在的食盐,市面上很少有私盐了,为啥,现在官盐的价格都非常低了,私盐压根就卖不动,哪怕是能够卖动,他们也没有多少利润,抓到了还是死罪,所以很少有人去贩卖了,但是铁,父皇没办法去禁止啊,禁止了,就会耽误农事,耽误百姓的事情啊,只能让他们赚钱了!”李世民坐在那里,点了点头。

    “那父皇以后可以放心了,就铁这一块,估计也没有问题了,以后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儿臣尽可能的做到十文钱以下一斤!”韦浩站在那里,笑着对着李世民说道。

    “哦?”李世民一听,惊喜的看着韦浩,接着着急的问道:“产量真的有这么高。”

    “那肯定的!”韦浩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世家他们就不要想卖铁了,好,如果你真的做到了,朕重重有赏!”李世民对着韦浩高兴的说着。

    “什么赏不赏的,我可不是因为这个,父皇,你要赏我也行,就能不能放我几年假什么的?”韦浩坐在那里,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多长时间?几年?几天还差不多!”李世民听到了韦浩这么说,气不打一处来,放假几年,听都没有听过,不过说几天也是气话,放几个月,李世民还是会考虑一下的。

    “没劲,诶,反正我弄完了铁,我就管理书楼就成了,其他的,我可不管了!”韦浩坐在那里,感觉无奈的说着,

    李世民那里会理他啊,想不干活,那不行,朝堂那么多事情,李世民一直在考虑着,到底让韦浩去管理那一块的好,本来是希望韦浩去担任工部侍郎的,但是这个小子不干啊,还是需要动动脑筋才行,不说其他的,就说他刚刚画的那些图纸,去工部那绰绰有余,但是他不去,就让人苦恼了,

    而此刻,在房玄龄的府上,房玄龄黑着脸坐在自己家的客厅,让家里的人去喊长子房遗直过来。

    “老爷,大公子和其他几位国公爷的公子,现在前往聚贤楼吃饭去了!”管家过来对着房玄龄汇报说道。

    “吃饭,他还能吃的下饭,让他给我滚回来,这顿饭他是吃不成了!”房玄龄火大的喊道。

    “啊,是!”管家感觉很奇怪,房玄龄一直都是非常喜欢房遗直的,怎么今天冲着他发了这么大的火,这个有点不正常啊,大公子干了什么了怎么让老爷如此愤怒,没办法,现在房玄龄要喊房遗直回来,他们也只能去喊,到了聚贤楼的时候,房府的家丁就前往包厢里面找到了房遗直。

    “大公子,老爷有紧急的事情找你回去,你还是去见完老爷再来用膳吧!”房府的家丁对着房遗直说道。

    “我爹找我,要紧的事情,什么事情啊?”房遗直听到了,愣了一下,一起坐在这里吃饭的,还有长孙冲,高士廉的儿子高履行,萧瑀的儿子萧锐,他们几个的父亲都是当朝文官排名靠前的几个,所以他们几个也时常有聚聚。这个时候长孙无忌的府邸也派人过来了。

    “大公子,老爷叫你回去!”长孙无忌府上的家丁也着对长孙冲说道。

    “这?要不算了吧,下次再聚!”高履行考虑了一下,开口说道,四个人都有两个人回去了,还吃什么?

    而这个时候,高府也派人过来的,喊高履行回去,他们几个就更加奇怪了想着不是朝堂发生了大事情了,否则,怎么会喊自己这些人回去,自己可是家里的长子,肯定是出了大事情了,要交代他们事情,房遗直急冲冲的往家里跑,到了客厅这边,管家拦住了房遗直。

    “大公子,你可小心点啊,老爷可是非常不高兴的!你是不是那里招惹了老爷?”管家对着房遗直问了起来。

    “啊,没啊,我没干嘛啊!不是朝堂有什么事情发生吗?”房遗直也是愣住了,难道是自己想错了?

    “这个就不知道了,反正老爷就是不高兴!”管家摇了摇头,提醒着房遗直说道。

    “好,我知道了!”房遗直点了点头,就直接前往客厅这边,

    房玄龄一看他回来了,气不打一处来啊,马上拿着杯子就往房遗直甩了过去,房遗直往下面一蹲了,躲了过去,接着发愣的看着房玄龄:“爹,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你还问我怎么了?你个兔崽子,到手的钱啊,你们都给弄没了,你个兔崽子!”房玄龄气啊,虽然自己作为当朝左仆射,确实是有点不能谈钱,可是没钱也不行啊,再说了,这个钱是来路正的,谁也不会说什么,现在就这样没了。

    “什么,什么钱,爹,我最近可没有花大钱,爹,你知道我的,我是不会乱花钱的!”房遗直傻眼了,这是不是误会啊?

    “老夫问你,程处嗣他们是不是找过你,说要和韦浩一起弄一个砖坊,啊,是不是?”房玄龄站在那里,盯着房遗直喊道。

    “啊,这个,是,不是,爹,当初谁知道他们会这么厉害,现在我也知道,是能赚钱的,但是谁能想到?”房遗直马上想到了这个事情,接着开始辩解了起来。

    “你知道,你知道你就是韦浩,老夫还奇怪呢,按理说,老夫和韦浩的关系可以啊,没有理由不叫你啊,没想到啊,人家叫你了,你不去,你让老夫怎么说,你知道他们一年多少利润吗?他们五个人,一年要分三五千贯钱的利润,你个兔崽子!”房玄龄气的直接骂人了。

    “这,这,这么多?”房遗直此刻也是傻眼了,谁能想到这么高的利润。

    “人家一个月就能够回本,你去人家的砖坊看看,看看有多少人在排队买砖,人家一天出多少砖,哎呦,气死老夫了!”房玄龄此刻气的不行,想到了都心疼,这么多钱啊,自己一家的收入一年也不过一千贯钱左右,家里的开支也大,算下来一年能够省下100贯钱就不错了,现在这样好的机会,没了!

    而在长孙无忌他们府上,也是很多人直接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