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朋网 > 都市小说 > 佔有姜西 > 第1681章 说得容易,熬得难
    一秒记住【书朋网 WWW.shupengwang.co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丁叮闻声转头,看到身后几米外,正朝她走来的韩信阳,韩信阳手里拎着药店字样的袋子,丁叮问:"谁生病了?"

    韩信阳说:"没病,昨晚我们两个寝室出去聚餐,顾毅和李明科他们都喝多了,吐得昏天暗地。出来给他们买点儿药,不然今天课都上不了。"

    荣一京坐在车里,看着韩信阳由远及近,走到丁叮面前,两人说了句话,又一起并肩过马路,他们身上都没背书包,但都有一股独特的气息,一看就是大学生,这是属于他们这个年纪专有的特质。

    荣一京已经不记得自己大学毕业多少年,这些年他也从未觉得自己跟这群年轻人有什么不同,可仔细一想。他大丁叮八岁,就像丁叮昨晚说的,他工作,她上学。他可以得空过来找她,可以去学校给她颁奖,但他再也做不到跟她并肩走在校里校外的马路上,这已经不是他想不想的问题,而是时间裂出的鸿沟。

    以前丁叮过完马路,第一件事就是回头看街对面,看荣一京还在不在,荣一京知道她有这样的习惯,会一直等她看到,心安理得的转头才离开,但是这一次,丁叮跟韩信阳并肩而行。过了马路也没有回头。

    韩信阳边走边说:"我这边儿定了,暑假去德国。"

    丁叮道:"我们系里有两年交流生项目,我已经答应了,也是德国。"

    韩信阳侧头:"两年?"

    丁叮应声:"嗯,也是刚决定的,我都没跟老刘她们说。"

    韩信阳:"怪不得李明科没跟我说。"

    丁叮:"我还不知道怎么跟她们开口。"

    韩信阳道:"实话实说,这是好事儿,她们想你,不耽误支持你。"

    丁叮:"你出国两个月,他们都喝到吐,我怕跟老刘她们说两年,她们再喝到死。"

    韩信阳说:"两年确实不短了。"

    两人一起进校门,韩信阳要去买早餐,丁叮干脆分了一个袋子给他,"都是新的,没碰过,你正好带回去,我们几个也吃不完。"

    韩信阳没跟她客气,两人在十字路口一左一右,丁叮回到寝室。时间刚刚好,把刘雨婷和周琪叫起来,丁叮说:"快来,趁热吃。"

    刘雨婷眯着视线。睡眼惺冲的说:"我还以为你不回来呢。"

    丁叮:"今天上课,我不回来上哪儿去。"

    刘雨婷:"你男朋友不是昨天才回来吗?"

    丁叮站在自己的座位前整理今天上课要带的教材,口吻平和的说:"已经不是男朋友了。"

    闻言,刘雨婷和周琪皆是从一脸睡意变成一脸懵逼,丁叮转过头,淡笑着道:"干嘛这副表情?"

    周琪小心翼翼的问:"出什么事了?"

    丁叮从表情猜出她们心中所想,解释道:"没什么事儿,和平分手。"

    刘雨婷不信,绷着脸道:"你男朋友跟你提的?"

    丁叮说:"我提的。"

    另外两人打量她脸上的表情,丁叮靠在桌边,抿了抿唇:"我跟你们坦白从宽一件事儿,但你们要先答应。不能发飙。"

    刘雨婷和周琪齐声道:"说。"

    丁叮道:"刘主任问我想不想出国留学,我答应了。"

    刘雨婷蹙眉道:"所以呢,跟你和你男朋友分手有什么关系?"

    周琪补刀:"别说你要出国两个月,他就等不了你了。"

    丁叮被两人的脑回路惊到。赶忙解释:"你们先别急着发脾气,真跟他无关,我提的,而且我出国不是两个月,两年。"

    寝室里的两人更加懵逼,丁叮只要仔细做了解释,听完,刘雨婷沉默半晌:"你说分手,你男朋友没挽留?"

    丁叮心口隐隐作痛,面色无异的回:"我们两个之间的问题不是时间问题,只是这次出国,恰好给了我一个机会,别拖着他。"

    这个房间里的人都知道,丁叮有多爱她男朋友,她现在越云淡风轻,说明心里越暗藏汹涌,有些人表达伤心的方式是歇斯底里,但丁叮这种,会选择深埋心底。

    周琪已经不想再细挖原因,只是道:"这儿没外人。心里难受别憋着。"

    丁叮笑了笑:"没事儿…我俩分开对彼此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儿。"正因如此,丁叮才几次三番的安慰自己,不要哭,哭什么呢。她终于放开了荣一京,也放过了自己,难过肯定是难过的,但荣一京说过,成年人最好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谁控制的更好,就更接近成功。

    分手后的第一天,丁叮照常上课。照常吃饭,只是一个人待在洗手间的时候,会一瞬间控制不住,眼泪模糊视线。

    荣一京把丁叮送到学校后。时间还早,他自己定的规矩,公司上午没有固定上班时间,只要手头工作不急。下午来都不要紧,所以久而久之,公司里不成文的规定,大家都相约十点后开工。这么早,公司也去不了,他开车回了家。

    依旧是熟悉的路线,熟悉的小区。熟悉的家门,可荣一京却在开门的瞬间,像是遇到了一股无形的气流,堵得他透不过气。因为打开鞋柜,第一排都是男士拖鞋,第二排,都是女士的,拖鞋里除了他喜欢的真丝面料,还有一些特别跳脱,是人手工做的。

    荣一京忍着这股不适,随手拿了双拖鞋,换鞋往里走,丁叮离开了,可这栋房子里,随处可见丁叮的影子,荣一京径直走进最里面的房间,许是时间太早,两只猫都还在睡觉,听到动静,掀起眼皮看了一眼,随即又懒洋洋的闭上。

    荣一京来到架子旁,他的身高正好跟顺子所在的那层齐平,荣一京看着老神在在的胖猫,想到它刚来的时候,只有现在一半大,一半重,怪不得丁叮说它是猫生赢家。

    盯了顺子许久,荣一京终是伸手将猫抱起,顺子在他怀里,软叽叽的'喵'了一声,荣一京略带埋怨的口吻道:"还说动物通人性,家里少了一个人你都不知道,还睡得着觉。"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s://m.shupengwang.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